乐橙国际lc777击落南非大鸟的意大利小鹰——二战纳粹王牌的空战故事


————国际经济市场动态及回顾(文/锋凌霸金 现货原油天然气贵金属指导微信:zxc718725)

“几个月后我才知道,9 月 12 日那天南非空军出动的四架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没有一架返回基地。”

——阿尔博多.高柏飞行准尉

这是意大利王牌飞行员阿尔博多.高柏飞行准尉最辉煌的一天。

1933 年在基地一架 CR.20 前留影的高柏中士

1929 年,18 岁的意大利青年阿尔博多.高柏报名成为意大利航空飞行学院的一名滑翔机实习飞行员,一年后当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并获得私人飞行执照后,正在迅速扩充的意大利空军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加入我们吧,立刻授予你飞行中士军衔!在大萧条时代,军队的铁饭碗可是一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中士军衔的薪水足以满足一名 20 岁青年所有的花销。有什么不愿意呢?高柏立刻成为意大利军方塔兰托飞行学院的一名中士实习飞行员。在这里,他开始学习驾驶意大利空军当时最先进的菲亚特双翼轻型战斗机,并被调入当时意大利空军的精英联队:第 1 飞行联队。不过,高柏中士愿意加入第 1 飞行联队的原因只有一个:离家近。联队位于 Campoformido 的基地离他的老家不过几里地远,他可以时常在放假的时候回家看看妈妈。Campoformido 同样是意大利国家特技飞行队的基地,高柏中士向他们学习了不少特技飞行的技巧,比如密集编队之类。

1936 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第 1 飞行联队转场西西里的卡塔尼亚基地,未参加大的战斗后返回 Campoformido 基地。1938 年,高柏中士被调入意大利干涉军前往西班牙内战战场,驾驶当时意大利空军最新式的菲亚特 CR.20 和 CR.32 双翼轻型战斗机,击落了 6 架西班牙共和军的飞机,先后获得两枚战地银质勇气勋章,一次战斗嘉奖并被提升为飞行准尉。西班牙内战结束后,高柏准尉被调往第 35 飞行联队,驻守土伦。

意大利空军的北非型 CR.32,装备一挺 12.7 毫米机枪和一挺 7.65 毫米机枪

1939 年,高柏准尉所属的第 35 联队转场埃塞俄比亚首度亚迪斯亚贝巴,作为意大利策划的北非攻势的部分支援力量。当意大利军队与英联邦军队在北非战场上连续交锋的时候,高柏准尉隶属的第 35 联队第 411 独立飞行中队共四架 CR.32 被派往吉玛地区的沙沙曼那空军基地,负责掩护这一地区的意大利军队行动,并拦截英联邦空军频繁从肯尼亚境内的基地向埃塞俄比亚境内发动的小规模空袭。聚焦时事,了解更多的国际形势、经济动脉, 获取更多文章,投资信息。股票、现货原油、天然气、白银等贵金属指导微信:zxc718725

英国皇家空军的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

1940 年 9 月 12 日,故事的帷幕拉开了。当日早晨,4 架南非空军第 11 轰炸机中队的英制费尔利“战斗”单发轻型轰炸机自肯尼亚的基地起飞,轰炸意大利空军的沙沙曼那空军基地。由于实力贫弱,意大利军队未能沿肯尼亚边境建立一套完整的对空观测体系,基地附近也没有布设高炮或高射机枪的防空阵地,这些高射武器可都是总部手中为数不多的预备队,轻易不能动用。有人会问:那敌军空袭怎么办?答案是:挨打呗……早晨 10 点 30 分,基地上空响起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发动机的轰鸣时,沙沙曼那空军基地完全没有防备,4 架 CR.32 毫无遮蔽的停在机场中间,就差挂个圆形靶心写上“欢迎来轰炸”的标语了。不把飞机拖入隐蔽所是基地指挥官戴.蒙特中校的主意,这个好主意现在让这 4 架 CR.32成为“战斗”轻型轰炸机的标准轰炸用地靶。这位二蛋中校居然随后一路高升,很快就成了意大利驻埃塞俄比亚空军总指挥,意军不败,没有天理。

沙沙曼那空军基地停机坪上的 CR.32

但驾驶“战斗”轰炸机的南非飞行员眼神实在不好,当 4 架轰炸机鱼贯下滑掠过机场上空扫射,维克斯航空机枪的嘶叫声与炸弹的烟尘四起后,定睛一看,那 4 架 CR.32 居然还好端端的停在机场上,仅仅是两架飞机上有几个无伤大雅的.303 英寸枪弹弹孔。冒着弹片和机关枪子弹横飞的危险,高柏准尉拼命从掩蔽所里冲到自己的 CR.32 跟前跳进座舱,在一名同样无畏的地勤人员协助下发动飞机引擎,试图升空迎击轰炸机队。完全没有时间预热发动机,他直接一杆推到发动机最大转速,冒着发动机停车的风险开始在跑道上滑行。高柏准尉后来说:“当时我需要的并不是时间,而是一个奇迹。”一架“战斗”轻型轰炸机发现了这架正在起飞的 CR.32,顺着他滑行的方向压下机头掠过扫射。然而,奇迹真的出现了,高柏准尉恐惧地看着这架轰炸机喷吐着机枪火舌从他头上掠过,居然一发子弹也没有打中他的飞机。机身上传来了起落架离开地面时的有力震动,尖啸的发动机推动这架 CR.32 双翼机擦着树梢离开了地面,这只意大利小鹰已经翱翔在天空之上,战局将立刻逆转。聚焦时事,了解更多的国际形势、经济动脉, 获取更多文章,投资信息。股票、现货原油、天然气、白银等贵金属指导微信:zxc718725

但仅凭一架速度和爬升都不能和更先进的英制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相比的 CR.32 扭转战局,高柏准尉还没有这种觉悟。当务之急,是制止南非空军轻型轰炸机队对沙沙曼那基地的持续攻击。局势依然严峻,在“战斗”轰炸机队又一次低空掠袭后,机场上的两架 S.81 轰炸机被炸毁,腾起两股浓密的黑烟。高柏准尉爬升到 600 米低空时转了个大圈,发现一架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正小角度低速下滑,攻击地面设施。这是个极为合适的目标,高柏准尉立刻操纵轻巧的 CR.32 从后方切入这架飞机的航路,大约处于高 10°的位置,接近到近距离上连续打出几个短点射。这几次致命的点射击中了这架南非空军 F.C.阿姆斯特朗飞行中尉驾驶的“战斗”轻型轰炸机的关键部位,轰炸机立刻一个倒栽葱坠毁在地面上,机组成员全部丧生。躲在隐蔽所里的不少意大利士兵们纷纷兴高采烈地冲出来挥着帽子向高柏准尉的 CR.32 欢呼,完全忘了前一刻他们还玩命儿地往隐蔽所里钻。

阿姆斯特朗中尉被击落的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

另一架南非空军的“战斗”轻型轰炸机立刻进入了高柏准尉的视野,这架飞机看到友军飞机被击落后,立刻气势汹汹地高速迎面扑来,直直冲向这架 CR.32。由于高柏准尉的双翼机仍处于约 220 公里/小时的低速状态,避开是不可能的,怎么办?拼了!高柏准尉立刻决定迎头攻击,将方向舵蹬向一边,和这架迎头而来的轰炸机形成 40°左右的夹角,扣动扳机在猛烈的机枪对射中和这架“战斗”迎面交错而过,宛如两名手持长矛坚盾的骑士在矛与盾的沉重撞击中交错而过。当.303 英寸机关枪子弹的呼啸声犹存时,高柏准尉已转过飞机,利用 CR.32 双翼机优异的小半径转弯机动性咬上这架“战斗”轻型轰炸机的尾巴,两挺 12.7 毫米机枪发出吼叫声,这架轰炸机立刻冒起浓密的白烟,加速逃离战场并飞出了高柏准尉的视线。

不到 5 分钟的时间内两架轰炸机先后坠落和脱离战场,战局登时逆转。兴奋的高柏准尉驾驶飞机持续爬升至 1,500 米的低空,此时基地上空已见不到敌军轰炸机的踪影,高柏准尉下降至 500 米的低空避开遮挡视线的云层,飞向基地附近一条主要公路寻找其余两架“战斗”轻型轰炸机。公路上正远远开来一队向西行驶的意大利卡车,高柏准尉惊喜地发现,在他右方约 400 米的低空,一架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从云层中显示出自己优美修长的外形,正在小角度下滑并减速,预备扫射这队卡车。高柏准尉的 CR.32 做了一个小角度俯冲并调整了飞机的姿态,不断从后方接近这架“战斗”并纳入机枪瞄准具中,由于俯冲的过快,他打开减速板调整速度,确保这架“战斗”轻型轰炸机在他的机枪火力范围内停留足够长的时间,然后悄悄接近到这架飞机 150 米的距离上,扣动四挺机枪的扳机一口气打出 4 次长点射。在明亮的非洲阳光下一串串闪耀的 12.7 毫米机枪子弹穿透了“战斗”轻型轰炸机的机身,由于距离非常近,这架轰炸机几乎填满了 CR.32 的挡风玻璃,高柏准尉根本不用看瞄准具,压下机头连连扣动扳机射中这架“战斗”。“战斗”的南非驾驶员惊惶失措的拉起机头大角度左转,避开高柏准尉猛烈的机枪射击,利用速度和爬升的优势快速窜进一片厚厚的雷雨云中消失不见了。但在消失前,高柏准尉最后一次准确射击在它的机身上腾起了火焰。几天后,意大利边境巡逻队传来消息:一架南非空军的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在飞越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边境后迫降,迫降中机枪手负伤,飞行员和投弹手安然无恙。

此时是上午 11 点 15 分,当第三架“战斗”负伤逃离后,高柏准尉终于可以稍稍放松一下紧张的神经,查探自己目前的处境:他已经离基地 20 公里,原本就没装够的子弹和燃油在连续的高机动和射击中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他决定返回基地,在回航的路上有一片厚厚的积雨云层,他不得不绕一圈从云层边缘上经过。当他距基地还有 10 公里时,好运又一次眷顾了他:一架孤零零的“战斗”轻型轰炸机在云层边缘出现,很明显是打算绕过这片云层返回肯尼亚边境。高柏准尉激动不已,尽管弹药所剩不多,他还是立刻机枪上膛,一杆将油门推到底,直扑这架飞机而去。这架急匆匆返回基地的“战斗”完全没有发现 CR.32 出现,高柏准尉接近到合适的高度和距离上,俯冲下来用一次猛烈的齐射扫过这架飞机的机身,双方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高柏准尉觉得马上要撞在一起。还好在大约 20 米的距离上两机擦身而过,高柏准尉持续射击,先是左机身,然后右机身,最后是尾翼。这一连串射击立刻显出了效果,飞机上腾起浓密的白烟,随后转为不祥的黑色。这架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不断降低高度来保持速度,高柏准尉一直追踪它直到距基地约 35 英里的一处小村庄上空,这架“战斗”一头扎进积雨云层里,高柏准尉才悻悻地放弃追击,他的油料剩余程度已经必须让他返航了。为了节约燃油,他将飞机保持在 500 米左右的低空飞行,低速返回基地。当他抵达机场上空时,惊奇地发现一切已经恢复平静,基地上人员来来往往,就跟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除了两架被炸毁的 S.81 轰炸机还在冒着两股小小的黑烟(意大利人的神经真够大条的)。地面上的地勤人员看到他返航,纷纷涌上跑道向他欢呼。高柏准尉驾驶 CR.32 在跑道上空转了个漂亮的高 G 机动后,稳稳地着了陆。停稳后,检查的地勤人员告诉他,CR.32 的机枪弹带上只剩 12 发 12.7 毫米机枪子弹和 21 发 7.65 毫米机枪子弹了。至于油箱里剩余的油料,“还不值一毛钱”。聚焦时事,了解更多的国际形势、经济动脉, 获取更多文章,投资信息。股票、现货原油、天然气、白银等贵金属指导微信:zxc718725

林德西中尉迫降后爆炸的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

林德西中尉和高柏准尉在这架击落他的 CR.32 前合影留念(南非人的神经也够大条了……)

下午 5 点钟,一架意大利空军的三引擎 Ca.133 轻型运输机飞抵沙沙曼那空军基地,带来了高柏准尉的战果:他最后追击的那架南非空军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上的 3 名南非空军飞行员。这架“战斗”在那座小村庄上空扎进云层后就迫降了,本来飞机的状况仍可坚持,但高柏准尉之前的射击中,一发 12.7 毫米子弹打断了飞行员南非空军中尉 J.E.林德西的左腿,鲜血浸透了他的裤腿,剧痛让他的意识逐渐模糊,无法继续操纵飞机。他用尽最后的力气驾驶飞机在村庄中的空地上迫降,撞死了两个村民后总算停了下来。闻讯赶来的土著居民愤怒地朝他们冲来,当这些南非飞行员吓白了脸以为必死无疑时,村民们却在他们面前开始用长矛和石头攻击那架坠毁的“战斗”,要消灭这个自天而降的怪物(南非人:#@@^$*……)。还好,当飞机上的弹药和油料开始殉爆并炸伤了最靠近的几个村民后,他们立刻一哄而散,意大利陆军巡逻队发现了飞机爆炸的浓烟并赶到俘虏(或者拯救了)这三名南非飞行员。高柏准尉对林德西中尉大感抱歉,在林德西中尉在沙沙曼那空军基地养伤期间经常去看看他并聊聊天。而林德西中尉在最初被击落的怨气消散后,也对这名年轻意大利对手的敏锐应变和决断颇为佩服。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好朋友。当林德西中尉伤势基本痊愈,被送到后方战俘营前,两人互相道别,林德西中尉将自己的南非空军中尉肩章赠给了高柏准尉,“这是你应得的战利品”,他快活的说。几个月后,一名被击落俘虏的南非空军飞行员 J.R.维克斯在审讯时告诉意大利军方,9 月 12 日最后一架高柏准尉击中但未能确认下落的费尔利“战斗”轻型轰炸机在飞越边境后坠毁,机组无一生还。这为 9 月 12 日高柏准尉的战果做出了最后的确认。

1940 年 9 月 14 日,高柏准尉因为 9 月 12 日的英勇战斗获得了意大利军方授予的第三级战地银质勇气勋章,授予他勋章的文件中这样写道:“一名能力出众的飞行员,在西班牙战场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敌机的猛烈轰炸下起飞并反击,击落两架并击伤两架敌军轰炸机。”但对于高柏准尉而言,这一荣誉也是他战争中职业生涯的句点。1941 年 3 月,在北非英联邦军的猛烈攻势下,格拉齐亚尼元帅麾下的意大利陆军丧城失地,一溃千里。意大利陆军撒丫子跑路的速度之快,以至于亚迪斯亚贝巴城中的意大利空军刚得到消息准备撤退时,机场已经被英军炮火封锁了。当意大利在北非惨败后,在墨索里尼的强烈要求下,隆美尔率领他的飞驼军(嗯,搞错了,是非洲军)来到了这片土地,这场战争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意大利人自此沦为配角。跟随第 411 飞行中队留在城中的高柏准尉也不幸当了英国人的俘虏,不过他临时编了个假名蒙混过了英国人,不久后就趁着战俘营的混乱逃走,到阿斯马拉一家酒店里当了一名侍者。这名气质出众,年轻热情的意大利侍者引起了当地英国情报机关的注意,起初他们以为是一名意大利间谍,后来才发现是南非军方名单上挂了号的人物。英国人不费什么力气就把高柏准尉编造的身份拆穿了,高柏准尉只好老老实实地被关进南非战俘营里待了五年,直到 1946 年才被释放。聚焦时事,了解更多的国际形势、经济动脉, 获取更多文章,投资信息。股票、现货原油、天然气、白银等贵金属指导微信:zxc718725

但 9 月 12 日带给高柏准尉的影响并未完结。当他被拘押在南非战俘营时,在一次意大利战俘和德国战俘的大规模斗殴中被打伤,南非人将他送进一家当地医院中治疗。住院期间,他通过一名好心的南非军官打听他的南非朋友林德西中尉的情况,结果最后来看望他的却是林德西中尉的父亲:林德西中尉在意大利投降后从战俘营里出来重新加入南非空军,并拒绝调回后方的要求继续驾驶轰炸机战斗在北非前线,在不久前的一次战斗中被德军高射炮击中光荣牺牲。高柏准尉掏出自己珍藏的林德西中尉的肩章和一些当年的合影,讲述了和他相处的那段时光,林德西中尉的父亲睹物思人,老泪纵横。老人提出收高柏准尉做义子,这样他就不用在战俘营里继续待下去。思念着意大利和自己家人的高柏准尉礼貌地拒绝了老人的请求,但他们一直保持着长期的联系和关照。

战争结束后,高柏准尉继续在意大利空军中以准尉军衔服役(从下士一步变成大将这种天上掉金馅饼的事情只有东德人民军才有),在两年后被提升为飞行少尉,1951 年被调入第 51 战斗机联队驾驶美制 P-47 战斗机。1957 年,已经提升为少校的高柏出任 Macrata 意大利空军工程学院的副指挥官,1961 年他被调入意大利最精锐的山地轻步兵师出任空地联络官,并最后在师部空地联络组组长的位置上以上校军衔退役。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共获得过三枚战地银质勇气勋章,两枚在西班牙,一枚在北非,一枚金质勋章表彰他 25 年的军方飞行记录,以及两次战斗嘉奖。1983 年 11 月 26 日,高柏上校在家乡的一家医院中病逝,享年 73 岁。

笔者既是个军事迷,也是金融迷,专注贵金属(原油,天然气,贵金属等),更多交流现货行情资讯薇/信:zxc718725,交流有价值的投资。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